64.輕輕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訂閱比例不夠50%無法顯示正文br/>24小時后替換  周一第二節課下了, 高一高二的全體學生去北操場參加每周慣例的升旗儀式。 壹看書 ·1kanshu·

    9班的位置正對升旗臺,在操場正中間。男生一豎列, 女生一豎列,按高矮順序站。

    夏日的陽光灼烈, 雖然剛過十點, 光線照在人裸露的皮膚上,還是汗意涔涔。

    臨市一中的校規, 學生參加升旗儀式時必須穿校服。遠遠望去都是一片藍白色的海洋,除了中間那塊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班級隊伍末的那群男生,穿的都是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黑色、黃色、紅色, 一小片不一樣的顏色的t恤夾雜在里面,彰顯著自己的另類感。

    高二九班,是年級里一個很特殊的存在。

    里面有能趕超實驗班的學霸,也有年級吊車尾的富二代。9班的人愛惹事,學校一直卻保持放任不管,或者說視而不見的態度。多少讓其他學生對這個班的人, 心里懷著點敬而遠之的心情。

    學校都管不了,他們自然也是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教導主任期間來過一次, 隱忍地詢問站在班級最前面的許星純,“你們班那些學生,為什么又不穿校服?”

    許星純抿著唇,公式化地回答:“忘記帶了!

    “又忘記帶了?這第幾次了?!”

    李志平皺眉, 聲音拔高, “你們9班, 不要老想著在年級里面搞特殊,在這個學校讀書,就要遵守這個學校的校規!”

    許星純安靜聽著,表情不變。深冷沉靜的眉眼,輪廓清冽。

    又教育了幾句,礙著面前這個男生是次次年級名列前茅的三好學生,李志平也不好直接發火,只能說:“你下次記得提前提醒他們,別太過分了!

    等教導主任走了,站在最前面幾個女生才敢吐出口氣。

    嘰嘰咕咕,小聲議論著。

    “李志平每次都只敢在班長面前說,有本事去后面跟謝辭他們說啊”

    “嗤,和那些人說有什么用,他們會聽嗎!

    “那和班長說有什么用!

    “至少也要平平敢去找后面那群人啊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旁邊人一堆人談話不時傳入耳朵,馬萱蕊忍不住悄悄瞄站在斜前方的男生。

    看的時間有點長,或是視線太直勾勾。他有所察覺,偏頭回望,側臉被日光勾勒出陰影。

    她不敢繼續看,快速低下頭,心里卻不由一陣恍惚。

    馬萱蕊和許星純同班兩個學期,講過話的次數卻寥寥無幾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長得好看,成績優異,被班上很多女同學都暗戀著。下課的時候,會有女生故意拿著作業本向他請教問題。他從來都不會不耐煩,臉上表情淡淡的,卻很有禮貌。

    老天爺要真是偏愛一個人,會把最好的東西都給他。

    許星純就是這樣的人。

    辦公室老師口中會互相吹噓的好學生,每科成績接近滿分的學霸,長相毫無挑剔。一看書  w ww·1kanshu·

    她自知自己的平凡,在一群光鮮亮麗的女生中毫不起眼。也從未妄想過向他表白。

    只是偶爾上課走神,草稿紙上寫滿了許星純三個字。

    上體育課,偷偷看著他,他的興趣愛好甚至連成績,她都熟悉的爛透在心底。不敢讓別人知道她的愛慕,會怕讓人覺得癡心妄想。

    只能偷偷看他。

    安靜而驕傲的許星純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升旗儀式已經進行到第五項。

    升旗臺上,主持人對著名單念:“下面請高二八班的邱青青同學作國旗下講話!

    念完主持人就下去了。

    底下掌聲卻經久不息。甚至夾雜著歡呼和口哨聲。

    許呦本來低頭在看手里的書,聽到動靜不由抬頭。

    遠遠看到升旗臺上的女生,扎著高馬尾,穿著白色校服和百褶裙。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很自信的氣質。

    邱青青

    許呦在腦海里回憶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就是那天中午,打架事件的女主角。

    收回心神,許呦繼續看書。

    低頭的瞬間,她聽到旁邊的兩個男生,大大咧咧的議論聲。

    “哎喲,沈佳宜啊,不是前段時間剛甩了謝辭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的事兒?”

    “上個星期,大概吧!

    一個男生隨口回答。

    站在許呦前面的付雪梨忍不住翻個白眼,不耐煩沖旁邊兩個人說,“方啟程你嘴巴好大啊!泵髅魇侵x辭甩的邱青青,不知道誰在亂**傳。

    方啟程無辜地揚眉,一邊笑一邊說:“雪梨姐,我也是聽別人講的,你別介意啊!

    他知道付雪梨和謝辭那幫人關系好,自覺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付雪梨從鼻孔哼了一聲,“誰是你姐!闭f完她就關了手機,無聊地視線亂轉,又停在許呦身上。

    她的同桌,穿著藍白色的秋季外套,馬尾末梢松松垂在肩上,低頭安靜地看手里的書。

    和周圍吵鬧的氣氛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呀,這么認真!备堆├嫔陨詮澭,把頭擱到許呦肩上,垂眼問。

    “啊,什么?”許呦微微側頭,舉了舉手里的書,“這個嗎?”

    “是啊!

    許呦合上書頁,把封面地給她看,唇邊漾出一抹淺笑:“龍應臺的書!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付雪梨頓了一下,問:“龍應臺是誰?”

    這回輪到許呦說不出話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备堆├娑和暝S呦,問道:“你怎么老穿著校服,不嫌丑嗎?”

    她早就想問了,為什么總穿校服外套。在付雪梨印象里,許呦就算熱也只是刷起袖子,從來不脫。

    “校規不是要穿嗎?”許呦又是一怔,很認真地反問道。

    付雪梨一樂,“校規是什么玩意兒,從小到大沒聽過!

    許呦:

    很快,升旗儀式又到了尾聲。

    由年級紀律委員講話,先是簡單總結了一番上周的衛生情況和各班遲到情況。然后大喇叭里例行地傳來學校通報批評:

    高二九班謝辭、宋一帆、李青與高二一班付一瞬為首,糾集其他在校學生,于x月xx日校內斗毆。影響極壞,嚴重違反了校紀校規,經學校決定決定給予死四人通報批評并留校察看處理。

    希望其他同學能應以為戒,認真學習,遵守學校各種規章制度。

    批評還沒念完,下面就起了一陣陣唏噓。

    同學們表示聽這種類型的通報批評已經無數次,九班幾乎成為臨市一中升旗儀式的特色了。

    他們班的學生,估計是全校所有留校察看過的學生加起來的總和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曬了半個小時太陽,升旗儀式終于結束。

    各班隊伍解散,許呦和付雪梨也融進人群,往教學樓的方向移動。

    走了一段路,付雪梨挽住許呦的胳膊,認真地問她,聲音很。骸澳銖娢沁^別人嗎?或者被強吻?”

    許呦傻了一會,慢慢反應過來后,明顯招架不住這種問題,擺擺手,“這太奇怪了,我們還是高中生呢!

    “切!备堆├嬗昧Φ靥唛_腳邊的石子,心情似乎突然煩悶。

    她嘟嘟囔囔的,口里依舊語出驚人,“高中生都可以生孩子了,媽的!

    許呦默。

    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什么,身邊就走過兩個人,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兩人貌似相談正歡,女生幾乎是擦著許呦的肩過去。

    她抬頭,和正好轉過臉來的男生對上視線。

    不過他沒看許呦,眼神淡淡地滑過許呦身邊的人。

    付雪梨仍舊毫無察覺地低頭,踢腳下的石子,一邊踢還一遍罵,“我操,我操,我操他媽的許星純”

    許呦迅速扯扯她的衣服,心虛地說:“雪梨,你小聲一點”

    她同桌破口大罵的男主角,就離他們幾米遠啊

    話說著,許星純似有若無地又看了這邊一眼。

    等前面那兩個人走遠,許呦才憂心忡忡地對付雪梨解釋:“你剛剛罵班長,應該被他聽見了!

    付雪梨瞥她一眼,“聽到就聽到,我罵他又不止這一回!

    從操場回到教室,第四節課馬上開始。

    許呦坐在座位上收拾書,立式空調在身后吐著冷氣,風口剛好對著她,冷得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。

    源源不斷的涼風吹著。

    她指尖冰涼,剛剛拿出筆準備寫字,就感覺小腹一陣熱流往下涌。

    糟了。

    這個月因為轉學,過得匆匆忙忙,連大姨媽的日期都忘記了。

    許呦懊惱,從書包里翻出衛生巾,塞到外套口袋里,看了看時間。

    “雪梨,還有多久上課?”許呦問付雪梨。

    付雪梨看她一臉古怪地焦急,莫名其妙,“還有五分鐘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許呦點點頭,咬咬唇,起身就往洗手間跑。

    等解決好出來,走廊里人已經不多,樓道里靜悄悄地。

    許呦怕遲到,忍不住加快步伐,小跑著去教室。

    9班的教室在三樓中段,后門那有個樓梯。

    快到教室拐角處的樓梯,她的腳步卻一停。

    當場呆住。

    有人在不遠處接吻。

    女生站在臺階上,摟住男生的脖子,踮起腳尖,胸脯壓在他胸膛上。

    那個男生,什么動作都沒有,懶懶地半倚在墻上,任那個女生親。

    從她這個角度,一眼就看到那個男生的臉。

    是謝辭。

    許呦反應過來后,不禁愕然。

    這,他們,大庭廣眾老師經過怎么辦。

    她杵在原地,進退不是。

    這樣貿貿然走過去,肯定很尷尬可是不過去,上課又要遲到。

    正在躊躇間,她羞地眼神到處亂飄,小臉泛起紅暈。

    一道濃稠深邃的視線看過來。

    謝辭發現了她。黑亮的瞳孔深處有不知名的意味,眉峰挑起。

    許呦臉頰微紅,低著頭尷尬萬分,想假裝沒看見,快點過去。

    急匆匆加快腳步時,卻聽到旁邊傳來一道戲謔的男聲,“許同學,看夠了?”

    這一腳直接踢到大佬身上,反應過來之后

    兩個人都是短暫的安靜。

    看他一直不說話,她有點兒心虛,忍不住小聲問了句:“很疼嗎?”

    謝辭繃不住,嘴邊掛著笑輕聲回:“疼!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!敝x辭不正經,懶洋洋地說:“看不出來你還挺喜歡對同學使用校園暴力啊!

    “那是你活該!

    許呦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他,心里覺得終于吐了口氣,破罐破摔地說:“還不是因為你老欺負我!

    她太單純,殊不知欺負這個詞有多曖昧。

    遠處的天際被染成成溫暖的暈黃,空氣里有點屬于夏天的花香。

    謝辭喉結微微上下滑動,有種心里發癢的感覺。他低聲,隱晦地說:“你沒見過,真正的‘欺負’是什么吧!

    說完他‘噯’了一聲,微抬下頜,似笑非笑對許呦道:“你這幅模樣,想勾引我來著?”

    許呦先是一愣,接著后知后覺,順著他的視線猛地低頭。

    她的短袖領口本來就有些寬大,剛剛和他糾纏拉扯之中又滑了一點。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