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1.回憶殺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( pz)    訂閱比例不夠50%無法顯示正文

    24小時后替換  許呦愣住。

    聽到身后有人笑出來, 她猛地轉頭,被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謝辭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她身后, 兩人距離極近。他頎長的身子斜斜地靠在門沿上,夾克外套微微敞開,里面露出t恤上的骷髏頭和主人一樣,沖著許呦的臉耀武揚威。

    看她一臉懵然,謝辭笑地更厲害了, 用只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,曖昧地低聲問:“同學,看完就想跑?”

    后排有人起哄。

    “——問你話呢,謝辭, 我哪節課你不遲到你心里不舒服是吧?”張老師把練習冊摔到講臺上, 尖利的嗓音劃破教室。

    許呦聽得心驚膽戰,不敢再和謝辭說話,垂頭不語。

    過了幾秒。

    身后那人抬眼, 漫不經心地問:“你想我怎么舒服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全班鴉雀無聲后, 便爆發驚天動地的陣陣哄鬧。

    后面的男生熱鬧著,有的吹口哨, 有的已經笑得趴在桌上直不起腰。

    吳鵬飛沖著他喊了一句:“辭哥, 話就好好說嘛, 怎么突然就下流起來了!

    他們這樣嬉皮笑臉口無遮攔,讓老師更加憤怒。憋得臉通紅, 咬住牙, 礙著人多沒發作。

    結果就是, 許呦被準許回到位置上,謝辭到教室外面罰站一節課。

    不過他沒那么老實,不過幾分鐘,教室外面便沒了人影。

    張老師重新拿回書,抖了抖,陰陽怪氣地說:“后天就要考試了,看你們到時候成績出來了還能不能笑地這么開心!

    此話一出,班上頓時陣陣哀嚎。

    有人問:“老師,這才開學沒多久啊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開學沒多久,才能給你們提個醒!

    許呦把書全部拿出來,手掌按住小腹,下巴抵著桌子,寫第三篇英語閱讀。

    她不舒服,只好用寫作業分散一些精力。

    下課鈴一響,老師走出去,教室里立刻亂哄哄的。許呦無精打采地趴在座位上,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前面坐著的鄭曉琳拿著紙和筆,剛轉過來準備請教問題,就被許呦虛弱的樣子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她把東西擱到一邊,臉湊到許呦那問:“同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那個了,肚子疼!备堆├孢呧竟献舆叧榭沾嫠亓艘痪。

    同為女生,鄭曉琳立刻反應過來,哦哦兩聲。

    許呦從胳膊中抬起頭,有氣無力地問:“怎么了,有事嗎?”

    “沒事沒事,本來想問你一道題目,你不舒服就算了!

    “哪題!

    鄭曉琳那筆指著練習本上的一道英語題目,問:“這里的feel為什么要在句子的這個地方,老師講太快了,我沒聽懂!

    “我看看!痹S呦把書接過來,仔細讀了一遍題目。

    腹間酸疼,痛楚一陣一陣地。

    冷汗浮在額頭上,她抿了抿干澀的嘴唇,組織語言跟鄭曉琳解釋:“feel是系動詞,后面跟表語,說明主語情況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許呦有些勁沒上來,強撐著精神給鄭曉琳講題。

    講了一會。

    “噢!我懂了!”

    鄭曉琳一臉恍然大悟,感激地對許呦道謝,雙手合十:“大神啊,謝謝謝謝,我現在就抄到改錯本上!

    說完她就轉過去了。

    許呦支撐不住,又倒回桌子上。

    稍微緩了會,等陣痛過去。她從抽屜里摸索出水杯,扶著桌子起身,準備去教室后面飲水機那接點熱水。

    謝辭坐在三組靠走廊的座位上,兩條長腿大咧咧地交疊,放在過道上,和宋一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。

    他心不在焉地,眼角余光瞥到許呦停在旁邊。

    “同學,我想接水,能讓我過去一下嗎!

    她微低著頭,小臉蒼白,聲音很低,淹沒在嘈雜的人聲里。

    謝辭不知道是不是沒聽見,還是故意無視她,眼睛都沒抬一下。

    許呦在原地等了會,發現他的腳也沒收進去的意思。她懶得和他繼續說話,也沒力氣,直接抬腳準備跨過去。

    謝辭突然一笑,舌尖頂了頂臉頰,跟別人說著話,右腳卻出其不意地往上一擋。

    許呦的腳腕猝不及防被他勾住碰到一起,動作一個沒剎住,身子住前倒去。她雙手亂劃想要撐著桌沿穩住,整個人卻重心不穩。

    混亂中,她感覺自己的胳膊被人用力往旁邊扯。

    旁邊的宋一帆嘴巴張成0形,眼睜睜看著許呦就這么電光火石之間,整個人撲倒在謝辭身上。

    一個念頭突然閃過腦海:丫謝辭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謝辭被迎面的水杯砸中,疼地嘶了一聲,張開雙手接了許呦滿懷。

    他的背撞到后面的桌子上,悶哼一聲。

    兩人在班上弄出這么大動靜。哐當一下,世界都像安靜了,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過來,剛好看到這曖昧的一幕。

    他一呼一吸噴灑出的熱氣在她耳邊。

    仿佛是一瞬間的事,又好像過了很久。

    許呦還沒從驚嚇里回過神,反應了幾秒,顫地厲害,迅速推開謝辭想站起來。

    耳邊全是不懷好意的口哨和起哄聲。

    謝辭一手抵著她的肩,一手扶著她的腰。指尖隔著薄薄的校服,感受到少女柔軟的觸感。她身上一點清淡的茉莉花的香味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快點放開我!

    感受到她的掙扎,他喉嚨上下滑動,臉湊近,聲音低沉,“我給你當人肉墊,謝謝都不說一聲?”

    許呦震驚于這個人的厚臉皮,生平第一次這么不想跟一個人說話。她咬了咬嘴唇,臉羞地通紅,使勁掙脫他的束縛:“同學,你放開我先!

    “叫什么同學,不知道我名字?”他嘖了一聲,笑地更加厲害,胸腔都在震動。

    看兩個人耗了這么久,其他人起哄聲音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“哎喲喂,你們兩個班上也要注意點影響!庇腥藢@邊吹口哨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附和道:“對啊,大庭廣眾別少兒不宜啊辭哥!

    “謝、辭,你把手松開!痹S呦一字一句,難堪至極。饒是她性格好,此時耐心也快被磨光。

    謝辭笑哼,慢悠悠道:“不是你賴在我身上不走嗎!

    付雪梨剛剛聽到一聲巨響,迅速回頭看。反應了幾秒,她快步走過來,把許呦一把拽起,皺著眉頭道:“阿辭,你別太過分了!

    謝辭“哦”了一聲,漫不經心地,唇角懶痞痞的笑意不減。

    許呦站穩后,低聲對付雪梨說了一聲謝謝。然后在一圈人的注視下,默默地蹲下身子,把撞倒撒落在地面的的書一本本撿起來,放回到桌上。自始至終眼神都不抬,一聲不吭地,緩緩走回到座位上。

    寬大的校服外套罩在身上,襯得身影愈顯纖弱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搞什么,耍流氓啊!彼我环藭r也反應過來,訥訥問了一句廢話。

    謝辭沒應聲,黑眸盯著許呦的背影看。

    付雪梨皺著眉頭指責道,“許呦本來就不舒服,你還故意去折騰她!

    “?”宋一帆震驚,“她怎么了啊,得病了嗎?”

    “你個傻.逼,你才得病!备堆├鏆饧睌,打了他一下,“女孩子不舒服你說為什么!”

    謝辭在一邊不說話。不緊不慢地俯身,把滾落在一旁的藍色水杯撿起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許呦單手撐著額頭,死死咬著唇,拿著筆在草稿紙上一遍遍默寫數學公式。

    從三角函數到空間幾何,點線面,方根,括號,小數點...

    寫了一會,心情還是煩躁無比,沒法靜下來。

    她低頭,剛想從抽屜抽出數學練習冊,臉上突然一熱。

    許呦一驚,反射性抬頭,往上看。

    謝辭懶散地靠在她桌邊。嘴角微微勾起,手心里握著剛剛塞滿溫開水的水杯,貼在她臉上。

    他低垂眼瞼,微微傾下身子,附到她耳邊輕輕笑:“喂,別生氣了,嗯?”

    一出教室,沒了冷氣,洶涌的熱潮撲面而來,溫度驟升。

    許呦被熱得有點暈,臂彎里抱著書本和作業,拐了個彎下樓。

    人潮擁擠,有咋咋呼呼地吵鬧聲。

    前面兩個女生手挽在一起聊天,聲音不高不低剛好傳入許呦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誒,你聽說沒啊,剛剛陳晶倚去找高三文科班的女生打架了,好多人圍觀呢!

    “高三文科班?誰!

    “何丹璐吧好像,她在教室門口直接被人抄書往臉上扔的當時,聽人說!

    “這么狂?怎么回事怎么回事!

    一人語氣八卦好奇極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聽我朋友說的,好像就是何丹璐上和朋友上廁所碰到陳晶倚了,然后罵了一句她狐貍精,有一股騷味,當場就被陳晶倚甩了一巴掌!

    “?”那個女生不可思議,“高二打高三的?!”

    而后又不解道,“她好端端罵人家干什么!

    另一個女生小聲抖八卦,“好像是因為陳晶倚前男友吧,何丹璐正在追,沒追上!

    “前男友?誰啊我認不認識....我的天,好狗血!

    “謝辭啊,認識不認識!

    “..........”

    其中一個人停頓了幾秒,才說:“一中誰不認識他啊!

    說完像想起什么似得,又問:“他不是剛剛和邱青青分嗎,之前還和陳晶倚在一起過?”

    “都是玩玩而已咯,他們那些人身邊又不缺美女的!闭f八卦的女生,聲音聽起來漫不經心,“其實九班那群人都挺混蛋的,可是人家家里有錢.......”

    又轉了個彎,前面的聲音漸漸變小。

    許呦一步一步踩著樓梯往下走。沒心思聽別人的八卦事。

    她自問來這個學校沒幾天,九班認識的人也不多,大多都不熟悉?墒遣还芩叩侥亩寄苈犚娔莻幾個熟悉的名字。

    真是有一點陰魂不散。

    正出著神,她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許呦一轉頭就看到自己舍友站在旁邊。

    “呦呦,你去食堂嗎現在?!”

    “恩!痹S呦點頭。

    陳挾啊’了一聲,拉過她手臂搖,“你陪我去學校外面買東西吃嘛,我不想一個人排隊!

    “好不好啦!

    許呦不擅長拒絕別人,愣了一下之后,說:“我還抱著書,遠嗎?”

    “不遠不遠,就在校門口!闭f完她就扯著許呦走,毫不拖泥帶水。

    中午放學,正是學校門口那塊地方最熱鬧的時候。周圍幾家小店門口一堆一堆聚集著學生,有不少高大的男生在樹旁或靠或蹲,邊等人邊抽煙聊天。

    她們排隊的是一家炒面店,有些年頭了,口碑很好。前面已經有很多人,隊伍排到店外,顧客大多都是學生。

    陳小興致勃勃拉著許呦站在末尾,踮起腳往前面望了望,“哎呀,人好多,估計要排一會了,阿拆你不餓吧?”

    她轉頭問許呦。

    阿拆是許呦小名。

    陳麗芝上次周末來學校宿舍看她,喊了幾次剛好被陳小聽見。她覺得好聽便之后偶爾跟著喊起來。

    兩人站在路上,被陽光暴曬,許呦穿著長袖和外套,此時臉上已經有了汗水。她搖搖頭,“沒事,我不餓!

    被經痛折磨著,她的小臉蛋蒼白纖細,嘴唇毫無血色。

    排了很久,前面總有零星兩個人來插隊,隊伍好像沒怎么移動,她們還在原地。

    許呦單手扶著腰,拍拍正在玩手機的陳小,虛弱道:“我去蹲一會,你先排!

    小腹那墜墜的痛感,讓人想蜷縮起來,或許會好受一點。

    陳小被她虛弱的樣子嚇了一跳,忙收起手機,扶著她問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許呦皺起眉,頓了一下,緩緩道:“痛經,沒關系!

    “要不你先回去,別陪我排隊了!

    “沒事,我先去緩一會,你好了喊我!

    她蹲在不遠處人很少的一顆樹下,身后是一家咖啡店,有鋼琴清脆的叮咚聲緩緩流淌。

    許呦從外套口袋里摸索出一根蘋果味的棒棒糖,放進口里咬。

    腹間絞痛,甚至有些胃痙攣。讓人提不起力氣呼吸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咖啡店里。

    涂悠悠五指與李杰毅緊緊相扣。她摟住他的手臂,膩在一起,低聲撒嬌:“我們下午去哪兒玩呀!

    身邊有個人在抽煙,聞言回了一句:“去床上玩兒啊!

    “你討厭!蓖坑朴菩αR一聲,仍舊嬌滴滴地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那人沒抬頭,低聲嗤笑,咳了一聲。

    李杰毅抬手,搭上女朋友肩膀,側頭和那人說話:“阿辭,怎么樣啊,下午去不去打牌!

    “不去啊!彼曇翥紤,手臂往椅子上一搭,扯起嘴角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為啥不去,留學校里有什么好玩的!

    謝辭反問:“去了有什么好玩的?”

    “你想玩什么都可以啊!崩罱芤銜崦翂男。

    宋一帆端著飲料過來,正好聽見這句話,到卡座上坐下,順便替謝辭回答了,“他現在一心一意只想和我們班一女生玩!

    “真的?哪個女生?這么大魅力吸引我辭哥的目光,我見過嗎?漂亮嗎?”李杰毅一連串問題拋出來,滿臉好奇。

    宋一帆一本正經地說:“沒沒沒,他們單純討論學習,那女生教阿辭學習英語....”

    說著說著他就暴露本性,一臉壞笑地開黃腔,“至于以后怎么玩,我就不知道了!

    這話說的曖昧,當事人沒承認也沒反駁,仿佛事不關己。

    倒是一旁坐著的王曉謙嘿嘿一笑,對李杰毅說:“你還想著今天出去玩呢,明天月考,你不上次說你爸把你卡凍結了,考好了再說嗎!

    李杰毅不耐煩,“能考多好啊,操.你嗎的非提這茬,敗興玩意兒!

    其他人笑起來。

    臨市一中學校挺有錢,什么都建設的挺好,包括考場屏蔽儀。當時使用的時候,學校是打著和高考考場那效果媲美的自信。學生不信邪,考過一次后徹底拜服。這破玩意真是好使。

    手機完全用不了。

    “嘿,你這人!蓖鯐灾t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宋一帆翻著桌上的菜單,高深莫測道:“沒關系哥們,這次我們考場有大神!

    “什么大神?”李杰毅眼睛一亮,催促道,“哎喲我操,你他媽倒是快點說啊,別把你哥們急死了!

    宋一帆喝了一口飲料,拿起手機慢悠悠回消息,說:“我都打聽好了,這次轉校生復讀生都跟我們一個考場!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傻.逼,跟你說了我們班剛剛轉來那個學生,成績好得很,人也好,跟我關系最好,我都和她打好招呼了,你到時候直接抄人的!

    聞言,謝辭輕輕揚了揚眉骨,夾煙的手停在那,“跟你關系最好?”

    宋一帆還沒出聲,眼神隨意往外瞥,接著一定。

    過了幾秒。

    “誒臥槽....那個那個,兄弟!彼我环酒饋,往前走了走瞇眼看,拍拍謝辭說:“你看外面是不是蹲了個我們認識的人啊!

    ---

    許呦彎軟的發梢松松垮垮滑落,幾乎遮蓋住大半側臉,她臂彎抱著一摞書,蹲在那。

    炎炎烈日帶起一陣風,茂密的樹蔭里,蟬鳴止不住地叫。

    她低著頭,屈起食指,揉了揉額角。

    再睜開眼時,眼前出現一雙黑色運動鞋。

    許呦目光上移。

    謝辭穿著黑色夾克和t恤,微微彎腰,歪頭打量著她,臉上是隱藏不住的壞,“許同學,你蹲這等我呢?”

    她揚起的臉,神情懨懨,尖細的下頜,臉蛋蒼白。

    許呦不想理他,撐了膝蓋準備站起來。

    誰料蹲的太久,小腿發麻,站起來的一瞬間重心有些不穩。

    謝辭反應快,眼疾手快扶住她。

    許呦半個手臂被他抓住,校服外套的長袖包裹住半個手心,露出霜白纖細的手指。

    “站穩了嗎?”他眼睛看她頭頂柔軟的的黑色發旋,低聲問。

    瘦削的胸膛和她靠地很緊。

    許呦點點頭,想推開他。心里已經不耐煩,心不在焉地低聲道謝,“謝謝,你的手可以放開了!

    謝辭‘哦’了一聲,卻不放手,而是漫不經心地問:“你故意的啊,一天往我懷里倒兩次?”

    “儂撈搓氣哦。愫脽┌。。痹S呦人不舒服,此時火氣也起來了,忍不住用家鄉話大聲罵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使勁一推。

    他被推的往后踉蹌幾步。

    聽她嘰里咕嚕罵了一句鳥語,謝辭偏頭失笑,薄唇輕揚問她:“儂什么?”

    許呦轉身走遠,頭也不回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去找陳小的時候,她已經排到隊,老板正在給她做面。

    許呦抱著書,在隊伍旁邊等她。

    這里煙油氣味很重,有食物的一陣陣熱氣香氣蒸騰著飄散。 pz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