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.還車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訂閱比例不夠50%無法顯示正文

    24小時后替換  從至誠樓出來, 許呦轉了幾圈。發現旁邊有一條栽滿月季花的過道, 隔著一片草地,有一堵老舊的墻壁。爬墻虎被陽光打出斑駁的光斑。

    很僻靜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腳步一頓, 看到一只貓有些歡欣地跑進去。

    許呦走過去, 蹲下身子。

    潮濕的土壤里, 還有一些不知名的小白花, 和偶然停留下來的蝴蝶。

    許呦喜歡花, 她從小跟外婆在一起過。外婆家前有一個小花圃, 種滿了梔子花, 蘭花,太陽花, 玉蘭。大概是沒有小朋一起玩,許呦性格一直就很文靜。每次一放學她就背著書包蹲在花圃面前看, 有時候聞一聞,一晃就到了吃晚飯的時間。

    樹葉被風吹的嘩嘩急響,她又看了一會, 撐著膝蓋,打算站起來去找寢室。

    突然,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 夾雜著一群男生罵罵咧咧的聲音靠近。

    許呦心里一緊,側頭從縫隙里往外看, 當即一愣, 用手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好像有兩撥人, 推推搡搡在爭吵著什么。

    許呦屏住呼吸, 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一會,也不敢動彈,生怕被發現。

    她小時候被哥哥拉著看古惑仔的香港電影,對那些砍殺的畫面留下不少陰影。所以很怕小混混,尤其那群人里面還有幾個男生染著黃毛,看上去像社會青年。

    瞧了幾眼,她發現那群人里面,居然有兩個人有點眼熟。

    好像是同班同學

    許呦有點呆住。

    那個很沒禮貌,搶她草稿紙的男生,和另一個調皮的黑小子。

    宋一帆、謝辭。

    一群推推搡搡的人中間,他們倆就站在一邊聊天。謝辭披著校服外套,斜斜倚著墻,漫不經心地抽煙。

    “謝辭,你他媽的,別以為人多老子就怕你!”

    付一瞬雙拳握緊,很是憤怒:“你以為自己很**?找人來搞我?”

    “誒誒誒誒,你怎么說話的?”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了,上前去推搡付一瞬的肩膀,也是火氣大:“你自己犯賤,讓你別去找邱青青,耳朵聾了?”

    一個人先動手,剩下的人也開始蠢蠢欲動。

    氣氛劍拔弩張,一觸即發。

    宋一帆嘴貧,這時候還不忘記開玩笑,“你還敢問我們阿辭**不**?”

    謝辭淡淡瞟了一眼他。

    “呵,我跟你說!彼我环恢皇种钢莻人,另一只手拋著小石頭,昂著下巴。

    “一中亂不亂,辭哥說了算,知道不!”

    另一個人附和,趁著人多耀武揚威:“你以為你是六班老大了不起?臉皮厚的很,纏著人邱青青不放”

    許呦躲在不遠處,默默在心里想。

    原來是為了一個女生唉。

    被人拿女人羞辱。

    付一瞬果然一點就炸,拎著開口那名男生的衣領,一拳揍上去。

    “草尼瑪的!

    伴隨一聲憤怒的吼叫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蜂擁而上,兩方人馬立刻扭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混戰了一會,付一瞬那邊人不多,很快就敗落下風,被壓在地上。

    謝辭分開人群,扯著付一瞬的衣服,在草地上拖,往墻上一甩。

    付一瞬掙扎著起來,想給謝辭一拳。卻被他拽住頭發,臉被迫上仰。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別人,拿手指對著我!

    他俯身,戾氣十足的眼睛微瞇,對上付一瞬臉龐。在旁邊的墻壁上,狠狠摁滅煙頭。

    “記住了!

    ----

    等那群人走了,許呦臉色蒼白的蹲在原地,平復了半個小時的情緒,才敢站起來。

    才來學校半天,就已經見識到那群不良少年有多瘋狂。

    飯也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她不敢在校園里多轉悠,背著書包,懷里抱著校服,按照標示牌找到寢室。

    因為是插班生,加上9班的住宿生也不多,許呦就被分配到了別班的寢室。

    四人間,配空調和獨立衛浴,條件還可以。

    午休時間,宿舍樓人很少。

    許呦的寢室在四樓。

    早上陳麗芝已經幫她收拾好床鋪,東西都安置好,女生寢室的阿姨也來交代過。許呦推門進去的時候,里面幾個女生并不是很驚訝。

    陳小扎著丸子頭,盤腿坐在床上玩手機,一抬頭就看到許呦推門進來。

    寢室里開了空調。

    許呦一進去,汗濕的背貼著棉質衣服,被冷空氣吹的瞬間發涼。

    寢室里有三個女生,兩個人是五班的,還有一個是陽光班的。

    舍友人都很好,許呦簡單和她們聊了兩句,就去收拾自己東西。抓緊時間去浴室洗了個澡,順便把校服洗了。

    出來了,許呦用毛巾擦拭濕著的長發,穿著小熊維尼的睡裙,露出大腿。

    陳小眼睛一亮,感嘆著說:“我天,許呦你好白啊!

    還不是普通的蒼白,是那種透著水水潤潤的,膚里透紅的白皙。

    怪不得是南方來的,真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。

    許呦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陽光班的女生叫李玲芳,此時正趴在書桌上寫作業,聞言瞧了一眼許呦,問:“ 你是哪個班來著?”

    “?”許呦動作一頓,想了想,說:“好像是九班”

    “哇,你在九班!”

    陳小瞬間來了興趣,手機也不玩了,興致勃勃地說:“那個班帥哥很多的,而且好像都蠻有錢!

    帥哥

    她腦海里蹦出來一個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很清楚!痹S呦坐到自己床上,抿了抿唇,又想到中午發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九班”

    廖月敏和陳小一個班,都聽說過九班的事情。

    每次星期一的升旗儀式,教務處的警告名單就念出一大串九班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那幾個人大家聽的都耳熟了,在年級也出了名混,連教導主任都懶得管。學校照樣沒拿他們怎么樣,大概也是家里有權有勢。

    廖月敏有時候下課去上廁所,走廊上經常碰到一群抱著籃球,三三兩兩走在一起的男生。

    他們不穿校服,個子很高,喜歡對來往的漂亮女生吹口哨。

    有時候不小心和里面一個人對視,她就羞的不行,匆匆低頭。

    一開始還以為他們是體育班的特長生,后來才從其他人口中,零零落落的八卦里知道,那些人是九班的,惹不起。

    就算整天無所事事,不學無術,以后日子也無憂的少爺們。

    和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們年級級草也在你們班!绷卧旅艏尤朐掝},看著許呦:“你早上去,看到一個特別帥的男生了嗎?”

    “謝辭?”

    李玲芳轉著手里的筆,搶著問。

    陳小和廖月敏同時發問:“你不是兩眼不聞窗外事,一心只讀圣賢書嗎?”

    李玲芳聳肩,“謝辭好像跟我們班的班花有點關系”

    陽光班的班花,邱青青,長的漂亮成績也好。人特別傲,很多人追。

    被廣稱為,臨市一中版本的沈佳宜。

    “不不,不是謝辭。是許星純,年級前三名的學霸,好像還是班長!

    廖月敏撅嘴,“不過謝辭也很帥啦,可是感覺他太花心了,換女朋友速度好快!

    ………

    許呦聽她們八卦,感覺加入不了話題,只好沉默著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,慢慢等頭發干。

    發著呆,她開始憂愁起來。

    年級大佬的物理作業,該怎么辦。

    許呦緊閉嘴唇,努力克制的樣子。

    謝辭單手支著頭,壓低的聲音里滿是調笑,“罵什么就大點聲,我聽不清!

    許呦把手里的筆一摔,深吸一口氣,冷靜兩三秒鐘。

    算了,忍吧。

    沒一會化學老師就走進教室,手里拿著考試的卷子。

    他到講臺上,環視了教室一圈,第一句話就是:“誰是許呦,站起來我看看!

    許呦被點名,手撐在桌子上站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叫許呦?”何老師笑瞇瞇的問。

    許呦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挺厲害呀!

    這種大庭廣眾之下直白的表揚。許呦有點臉紅,訥訥低頭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何老師在辦公室也聽各科老師討論了。這次年級第一是九班的一個轉學生,每一門分數都很高,尤其是物理和數學,考出了兩門滿分。

    他象征性說了兩句,就讓許呦坐下了。

    許呦剛剛一坐下。旁邊正在低頭玩psp的人一笑,“哎喲,許學霸誒!

    “好,現在大家把試卷拿出來,我給你們把這次考試的錯題給簡單講一下!

    教室里一片嘩啦啦翻試卷的聲音。

    何老師在講臺上,手背在身后來回踱步子,“這次呢,有幾個重點難點”

    題目講了大概就二十分鐘,課堂過半。老師便讓同學把黑板上的題目自己整理到改錯本上,不懂的可以互相討論,或者請教他。

    剛剛換了座位,或多或少有點新鮮感,老師一讓自由討論,教室里就開始有嗡嗡的嘈雜聲音。

    許呦把改錯本打開,剛剛寫了兩道題目,付雪梨就湊過來找許呦講話:

    “小可愛,下個星期開運動會,我帶你出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許呦看她滿臉燦爛的笑容,猶豫了一會說:“去哪玩,老師應該會說吧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!备堆├媾d致勃勃,還欲再說。

    前面傳來一道涼透的男聲,還有點不耐煩:

    “付雪梨,轉過來!

    “恩”付雪梨表情僵在那里,有點尷尬,這大庭廣眾的。

    她有點生氣了,刷地回身,惱火道:“干嘛啦!”

    許星純低垂著睫毛,寫作業,臉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,像沒聽到一樣。

    他的校服領口干凈,側臉看上去很安靜。

    付雪梨卻越看越氣。

    誰能比她更清楚,許星純表面上看著單純不食人間煙火,其實就是一個斯文敗類。

    她一把搶過他手上的筆,故意在他試卷上劃拉兩下,幼稚地說:“大猩猩!

    許星純低眼看試卷上被畫出來兩條蜈蚣似的黑線。默了兩秒。

    “略略略!

    看他不說話。

    付雪梨得逞似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她從小到大都以欺負他為樂,每次欺負到他默默忍氣吞聲,就很開心。

    “上課不許和別人講話!痹S星純略微停頓了一下,說完就撇開眼。

    正經又嚴肅的樣子。

    付雪梨輕哼一聲,趴到桌子上轉頭不理他。披散的黑發,尾梢刷過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這句話她都快聽煩了。

    不許和這個講話、不許和那個講話、也不許和任何一個人講話

    他自己那么沉悶的性格,付雪梨又是個小話癆。

    不和別人講話,那她和誰去講啊

    真不知道怎么忍受這幾年的。

    付雪梨癟嘴,要不是看他除了占有欲比較強之外,性格還算是無可挑剔,長相又清秀。

    她才不高興和他談戀愛呢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“噯,給我講個題唄!

    許呦正思想專注著寫題呢,旁邊又響起一道漫不經心地聲音,玩世不恭又很欠。

    她假裝沒聽到,筆下不停。

    謝辭慢悠悠收起psp,板凳移過來了點。

    他腿又長,故意擠到許呦桌子底下,抖抖抖。

    “講不講,倒是給個信兒啊!

    許呦本來不愿意搭理謝辭,桌子卻不停地跟著他的節奏抖抖抖抖。

    而且似乎樂此不疲。

    許呦被顛簸地寫不了字,氣不過,低下頭準備踩他一腳。

    沒想到謝辭反應更快,眼疾手快地,一把撈過她的腳腕抓住。

    她穿著寬大的深藍色校服褲子,露出來一點點白細的腳踝骨,干凈地晃眼。

    他的指腹不自覺摩挲過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、你放開我,我跟你講!”許呦急了,身體平衡也沒怎么把握好,微微彎腰去扯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力氣大,哪是她這種弱雞崽能比的。

    謝辭微微低下頭,舌尖舔了舔齒槽,抬眼問她:“還跟不跟我鬧了?”

    教室里亂哄哄的,誰也沒發現這里的動靜。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