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.跨年前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訂閱比例不夠50%無法顯示正文&;br/&;24小時后替換  謝辭單手支著頭, 壓低的聲音里滿是調笑,“罵什么就大點聲,我聽不清!

    許呦把手里的筆一摔, 深吸一口氣, 冷靜兩三秒鐘。

    算了, 忍吧。

    沒一會化學老師就走進教室,手里拿著考試的卷子。

    他到講臺上, 環視了教室一圈, 第一句話就是:“誰是許呦, 站起來我看看!

    許呦被點名, 手撐在桌子上站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叫許呦?”何老師笑瞇瞇的問。

    許呦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挺厲害呀!

    這種大庭廣眾之下直白的表揚。許呦有點臉紅,訥訥低頭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何老師在辦公室也聽各科老師討論了。這次年級第一是九班的一個轉學生,每一門分數都很高, 尤其是物理和數學,考出了兩門滿分。

    他象征性說了兩句, 就讓許呦坐下了。

    許呦剛剛一坐下。旁邊正在低頭玩的人一笑,“哎喲,許學霸誒!

    “好,現在大家把試卷拿出來,我給你們把這次考試的錯題給簡單講一下!

    教室里一片嘩啦啦翻試卷的聲音。

    何老師在講臺上,手背在身后來回踱步子, “這次呢, 有幾個重點難點.....”

    題目講了大概就二十分鐘, 課堂過半。老師便讓同學把黑板上的題目自己整理到改錯本上, 不懂的可以互相討論,或者請教他。

    剛剛換了座位,或多或少有點新鮮感,老師一讓自由討論,教室里就開始有嗡嗡的嘈雜聲音。

    許呦把改錯本打開,剛剛寫了兩道題目,付雪梨就湊過來找許呦講話:

    “小可愛,下個星期開運動會,我帶你出去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許呦看她滿臉燦爛的笑容,猶豫了一會說:“去哪玩,老師應該會說吧.....”

    “沒事兒!备堆├媾d致勃勃,還欲再說。

    前面傳來一道涼透的男聲,還有點不耐煩:

    “付雪梨,轉過來!

    “恩...”付雪梨表情僵在那里,有點尷尬,這大庭廣眾的。

    她有點生氣了,刷地回身,惱火道:“干嘛啦!”

    許星純低垂著睫毛,寫作業,臉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,像沒聽到一樣。

    他的校服領口干凈,側臉看上去很安靜。

    付雪梨卻越看越氣。

    誰能比她更清楚,許星純表面上看著單純不食人間煙火,其實就是一個斯文敗類。

    她一把搶過他手上的筆,故意在他試卷上劃拉兩下,幼稚地說:“大猩猩!

    許星純低眼看試卷上被畫出來兩條蜈蚣似的黑線。默了兩秒。

    “略略略!

    看他不說話。

    付雪梨得逞似地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她從小到大都以欺負他為樂,每次欺負到他默默忍氣吞聲,就很開心。

    “上課不許和別人講話!痹S星純略微停頓了一下,說完就撇開眼。

    正經又嚴肅的樣子。

    付雪梨輕哼一聲,趴到桌子上轉頭不理他。披散的黑發,尾梢刷過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這句話她都快聽煩了。

    不許和這個講話、不許和那個講話、也不許和任何一個人講話......

    他自己那么沉悶的性格,付雪梨又是個小話癆。

    不和別人講話,那她和誰去講啊......

    真不知道怎么忍受這幾年的。

    付雪梨癟嘴,要不是看他除了占有欲比較強之外,性格還算是無可挑剔,長相又清秀。

    她才不高興和他談戀愛呢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“噯,給我講個題唄!

    許呦正思想專注著寫題呢,旁邊又響起一道漫不經心地聲音,玩世不恭又很欠。

    她假裝沒聽到,筆下不停。

    謝辭慢悠悠收起,板凳移過來了點。

    他腿又長,故意擠到許呦桌子底下,抖抖抖。

    “講不講,倒是給個信兒啊!

    許呦本來不愿意搭理謝辭,桌子卻不停地跟著他的節奏抖抖抖抖。

    而且似乎樂此不疲。

    許呦被顛簸地寫不了字,氣不過,低下頭準備踩他一腳。

    沒想到謝辭反應更快,眼疾手快地,一把撈過她的腳腕抓住。

    她穿著寬大的深藍色校服褲子,露出來一點點白細的腳踝骨,干凈地晃眼。

    他的指腹不自覺摩挲過去。

    “喂,你、你放開我,我跟你講!”許呦急了,身體平衡也沒怎么把握好,微微彎腰去扯他的手。

    他力氣大,哪是她這種弱雞崽能比的。

    謝辭微微低下頭,舌尖舔了舔齒槽,抬眼問她:“還跟不跟我鬧了?”

    教室里亂哄哄的,誰也沒發現這里的動靜。

    她蹙起眉頭,狠狠地深呼吸,半天才憋出來:“明明是你——”

    “恩?”他挑了挑眉,單只手就圈起她的腳腕,固定住,五指稍微收緊。

    這無聲的威脅,讓許呦徹底沒了聲。

    她快被這個不講道理的流氓氣哭了,腳還被謝辭握在手里,羞憤到極致。

    “我不鬧了!

    “跟不跟我講題?”他得寸進尺。

    許呦強忍住把書拍到他臉上的沖動,一字一句地說:“你、先、松、開!

    “你跟我講我就松!

    其實他現在就是想跟她繞,一點也不想放開。

    墨跡了很久,許呦實在受不了,伸出手臂夠到他的卷子,拿過來。

    “我給你講!哪一題,講完你可別煩我了!

    謝辭聽罷,笑了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宋一帆和孟行澤就坐在第二組,許呦斜后方。

    別人看不到,他倆兄弟可是瞧地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孟行澤看半天,哎喲一聲,樂了:“嘖嘖嘖嘖嘖,你說辭哥這大白天的,咋就去宣淫了呢?”

    宋一帆不以為意,“我早習慣了!

    “習慣啥?”

    “膩歪!彼我环院喴赓W。

    孟行澤不懷好意地笑了聲,猥瑣道:“玩情趣還是我辭哥會玩啊!

    “嗤!

    宋一帆壓根沒聽進去。

    他和謝辭兄弟那么多年,就沒看他有什么耐心和女的去玩情趣這種東西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“你要我講哪題?”許呦按動圓珠筆,找了一張白紙。

    “隨便你啊!

    許呦:........

    她翻了翻謝辭的答題卡,無語地發現,除了空著的題目,他寫上去的每一道題都有點問題。

    許呦心里暗暗嘆息。

    單手拖著腦袋,打算給他講一點最基礎的氧化還原方程。

    她在草稿紙上憑著記憶,列了幾個經典化學方程。剛寫完,一抬眼就看到他的臉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謝辭的氣息有男孩特有的干凈味道,還夾雜著一點點薄荷涼的煙草味。

    秀挺的鼻尖上一點淡痣,嘴唇薄削。

    很好看一張臉,就是眼神太有侵略性了,讓人不敢直視。

    許呦不著痕跡拉開點距離。

    最后一節下課鈴聲很快打響。

    班上的人收拾東西離開教室,許呦低頭整理著作業,不著急走。她是住宿生,晚上吃完飯還要來教室自習到八點。

    “嗯,不知道,吃完飯再去吧!

    謝辭背靠墻,腿大大咧咧伸到許呦那里,悠悠哉哉和人打電話。

    時不時還故意碰碰她的腿,以欺負她取樂。

    許呦默默忍受著,剛把文具盒全部收拾好,旁邊的玻璃窗被人拉開,一道甜膩的女聲傳來:

    “阿辭,還不走啊,等著你呢!

    陳晶倚雙手撐在窗臺邊,嬌俏可愛的模樣,就是領口有些低,胸前雪白露了一點。

    她等謝辭掛了電話,不著痕跡打量了許呦一眼,有點撒嬌地意味,故意說:“今天出去玩就別帶邱青青了吧!

    宿舍女生喜歡聊八卦,邱青青這個名字許呦是熟悉的。也知道她和謝辭的那些糾葛恩怨。

    只不過許呦無心參與這些,只想快點收拾好東西離開現場。

    謝辭打了個哈欠,站起來伸著懶腰,外套松松垮垮,拉鏈也沒拉。

    他低垂下眉眼,聲音淡淡涼涼的,也不知對著誰說:

    ———“早分了!

    下午的課兩點半開始,有三節,晚自習不強求走讀生上。許呦把書本裝進書包,換上一件短袖,穿好校服外套去教室。

    九月天,中午一過就格外悶熱。一路走過去,到教室的時候,額頭都冒出了汗。

    都兩點十五了,教室里還只有零星兩三個人。

    許呦坐在座位上,望了四周一眼,把書拿出來,搖搖頭。

    要不是知道早上他們班剛上完體育課,她幾乎要懷疑第一節課是不是人都跑去運動場集合了。

    安靜地寫了一會數學題,教室陸陸續續來了人。許呦手里拿著筆,低頭翻書,一杯碎冰突然擱在課桌上。

    她抬頭,付雪梨挎著 的小皮包,笑瞇瞇地說:“小朋友,給你買的!

    “?”許呦匆匆站起來,讓付雪梨進去,結結巴巴:“這....我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你啊我的!

    付雪梨晃晃腦袋,揚起眉毛,“你不喝我就丟了!

    過了幾秒,許呦低下頭,很輕地說了一聲:“謝謝!

    她想了想。覺得,這個班的新同學,好像并沒有外界傳言的那么糟糕。

    至少她的同桌,付雪梨,真是一個熱情又好看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許呦咬著吸管,偷偷瞄了坐在旁邊玩手機的人兩眼。

    不小心吸了一大口,碎冰太冷了,凍的她一激靈。

    忍不住咳嗽出來,又怕影響到教室里其他同學,只能捂著嘴。

    許呦很少喝這種東西,她在家的時候只喝奶奶燒的涼白開和綠豆水。那種奇奇怪怪的飲料和冷飲,從來都不碰。

    付雪梨看她這個樣子,噗的一聲笑出來,突然問:“喂...小朋友,你有沒有男朋友啊!

    “?”許呦愣了愣,搖搖頭,“沒有!

    “你長這么可愛,沒人追你?”

    許呦被說的不好意思了:“我不可愛,你是第一個夸我可愛的人!

    “真的嗎?”付雪梨又笑起來,“說明我眼光好啊!

    兩個人就這么窩在座位上,你一句我一句聊了起來。

    其實許呦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內向女生,只是略有些慢熱。熟了之后,她覺得自己其實也有很多話說。

    漸漸地,班上人都滿了,還有些嘈雜,老師夾著講義走上講臺。

    許呦快速喝完杯子里剩下的東西,收拾收拾桌面,拿出自己的語文課本。

    “誒,那四組后面怎么空了兩個位置,坐的誰?”語文老師手指過來,問班長。

    “謝辭和宋一帆!

    班長站起來,聲音不咸不淡地回答,顯然對付這種問題已經很多次了。

    語文老師翻了個白眼,也不繼續再問。

    這兩個人,好一點就踩點進教室,壞一點就遲到。

    各科老師覺得煩,卻拿他們沒什么辦法。

    她喝完一口水,拿起粉筆,在黑板上寫下《荊軻刺秦王》。

    寫到一半,教室后門,被砰的一聲撞開。

    全班視線都看過去,語文老師手一頓,轉頭。

    謝辭和宋一帆,若無其事地頂著全班的目光,一前一后,晃晃悠悠地進來。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