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.頹廢型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訂閱比例不夠50%無法顯示正文&;br/&;24小時后替換  許呦繼續低頭掃地, 認真地把各種小垃圾從角落里劃拉出來。聽付雪梨嘮嘮叨叨。

    “不過據我所知,整個年級, 應該還有不少高一的學妹!

    她戳開一瓶酸奶,放在口里吸,“都好像蠻多人暗戀謝辭的, 老有人來我們班要他聯系方式!

    “恩...”許呦余光看見窗戶外面有人。

    付雪梨還在繼續說,念叨個不停:“所以他女朋友換的挺多又快, 但是每一任都是玩玩而已!

    許呦掃完地,把垃圾鏟到垃圾桶里, 用手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, 有些疑惑地回望:“雪梨....你...跟我說這些干嘛?”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猶豫了好久, 付雪梨走過來,手撐在膝蓋上, 側臉看許呦, “我覺得謝辭好像有點喜歡你!

    “.....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跟他在一起玩了這么久, 第一次看他這么有耐心去調戲女生, 而且我現在越想越覺得不對勁, 然后嘛宋一帆給我說你考場被人騷擾,謝辭當場就火了!

    許呦急急忙忙打斷她, 臉變得通紅,“別說了, 你誤會了, 真的....”

    她后退兩步, 把垃圾桶提起來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我下樓去倒垃圾!

    ---

    付雪梨百無賴聊坐在桌子上,晃動兩條細白的腿,邊喝酸奶邊玩手機等許呦回來。

    過了幾分鐘,她等的不耐煩,從課桌上跳下來跑去教室門口準備看看。

    還沒沖出教室,剛剛到門口,付雪梨扶著門框,身形一頓。

    許星純手里拎著書包,靠在外面的墻上,表情寡淡地瞧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....怎么在這里?”

    他靜默著不說話。

    付雪梨咬唇,小聲嘀咕了幾句。

    許星純默不作聲地看她的小動作,良久才開口:“你想跟我分手?”

    “對..對啊!备堆├婷看慰此@種樣子就沒有底氣,結巴了一會,還是壯著膽子說:“有什么問題嗎!”

    她已經開始厭倦這種被管束的日子了,從初中開始到現在。

    許星純是她初一的同桌。開始她總喜歡讓他幫忙倒水,上課做小動作也喜歡讓他幫著看老師有沒有來。后來知道他成績好,所以考試就直接要他傳答案,平時作業也交給他寫。

    到了初二,兩個人還在一個班,她一如既往欺負他,許星純也一直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道為什么,初三他莫名其妙表白,兩個人就稀里糊涂在一起。

    談戀愛之后,付雪梨才知道許星純遠遠沒有看上去好欺負。在外人眼里是十佳好班長,其實性格隱忍悶騷,占有欲特別強。

    管她跟管女兒似的。

    上高中以后,繁忙程度和初中沒法比。許星純沒那么多精力,不變的是依舊喜歡管她,甚至干涉到她交什么朋友的地步。

    像付雪梨這種天生大大咧咧,放蕩不羈愛自由的美少女,雖然喜歡帥哥,可是真的不想在一棵樹上吊死啊......

    她還在回憶往事,許星純早已經走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付雪梨!彼偸窍矚g連名帶姓叫她名字。

    被喊的人,心里一咯噔。

    他眼底有很重的陰影,看樣子就是很多天沒睡好。

    許星純停頓了會,壓抑著聲音,低低地說:“不準分手,我不同意!

    平時沉靜的眼底,流淌著壓抑復雜的感情。

    措辭太強硬,輕易激起叛逆少女那一顆不服輸的心。

    “憑什么,你怎么這么自私!备堆├婧敛豢蜌夥磽。

    喊完話,發現兩人太近了,她想后退,卻被他一把抓住。

    “對,就是這么自私!

    “.........”

    許星純不耐煩和她繼續廢話,低俯下頭,閉眼直接堵上那張喋喋不休的紅唇。

    他不停地掠奪,濕潤地咬她,兩個人呼出的氣息糾纏在一起。

    對,他是自私。

    就是沒辦法忍受她為了開心去接觸別人。本來對其他人沒有的情緒,可她投入的太多精力讓他太嫉妒。從小到大,一直都不能忍受她對別人笑。

    看著她沒心沒肺的樣子。

    許星純真想把心掏出來給她看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傍晚,太陽灼燒了一天的地面,開始散放熱量。

    一中校園里到處灑落著金色的晚霞,遠處有一些打完籃球的男生,三三兩兩走出校門。

    許呦坐在樓梯上,下巴枕著膝蓋,頭發垂到腿彎,呆呆地直視前方。

    腦袋里一直回想剛剛不小心看到的那一幕......

    她只看了一眼,就落荒而逃。像不小心窺破了天大的秘密似得。

    班長居然...

    居然和雪梨...在接吻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黃昏里的熱風,有梔子的氣味,樹葉被吹地簌簌響。

    許呦還坐在臺階上呆愣,眼前的霞光被一道黑影擋住。

    她的頭頂上方,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:

    “您坐這欣賞風景呢?”

    謝辭穿著無袖的白色球衣,右臂抱著籃球,垂眼看她。

    他剛剛打完球,黑色短發被浸濕,漆黑的瞳孔亮地嚇人。

    許呦沒搭理他,重新低下頭,專注地看地面。

    謝辭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把籃球拋給遠處等著的人,歪了歪頭,示意他們先走。

    那邊幾個哥們看謝辭好像有情況,識相地比了個手勢。

    籃球砸在地上,咚咚咚。

    遠處的腳步聲,人群的笑談聲漸漸遠去。

    謝辭微微活動脖頸,蹲下身子,手肘曲起來搭在膝蓋上,仰臉瞧她。

    許呦坐在臺階上,比他高一點。

    “嘖,還跟我生氣呢?不就讓你喊了一聲哥哥嗎?”

    他自己說完,忍不住都笑。

    許呦抬起眼皮,以為很有威懾力地瞪他。

    瞪完還不解氣,又氣鼓鼓白了他一眼,頭朝旁邊扭,一句話也不說。

    謝辭嘴邊一抹笑。他伸出一根手指,撩過她下巴,問:“你是小啞巴?”

    指腹劃過一片白嫩嫩的皮膚,有絲絲酥麻的觸感。

    許呦下意識躲開他的手,情急之下把他一推。

    明明也沒用太大力,不知為什么他就勢往后倒,手里還拽著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一陣天旋地轉。

    兩人雙雙摔到在地,許呦被帶進他懷里,兩人姿勢就是她趴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剛剛運動完,謝辭身上有一點點汗味,皮膚還散發著熱量。許呦鼻尖撞到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他大大咧咧躺在地上,抬眼看著近在咫尺的她,彎唇。

    許呦掙扎著要起來,卻被謝辭單手固定住腰,不停撲騰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!流氓!痹S呦咬著唇,臉頰泛紅,眼里因為羞惱有亮晶晶的水光。

    懷里的觸感,溫暖柔軟。有點干凈的茉莉花淡香。

    他吹了吹許呦頰邊落下的碎發,微微湊近她耳廓,低聲笑哼:“你啊!

    過了一會,滿考場都能聽到監考老師急忙忙的吼叫聲。

    “——謝辭,你們快給我停下!”

    謝辭當場發飆,嚇傻了一些不明就里的人。不過落在某些女生眼中,那個模樣真是又帥又吊。

    鬧到后來,年級主任都趕了過來,鬧事的兩個人被揪出考場。

    監考老師把門關上,來回巡視,囑咐道:“都別看了,別看了,好好考試!

    不過經過這么一出,大家都心不在焉地,哪還有心思做卷子。何況外面還時不時地,隱隱約約傳來主任的訓誡聲:

    “不是我說你們,在考場上打架像什么樣子!”

    “還有你,謝辭,你自己說說我們學校每個老師誰不認識你,這么大的人了不知道收斂點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外面聲音沒了,多媒體教室里又漸漸恢復安靜。

    許呦拿筆的手在輕微顫抖。她強迫自己靜下心,眼睛盯著草稿紙,眨也不眨,放空腦袋去算倒數第二道物理大題的答案。

    小球,電勢差,電勢能,帶電粒子....

    一個個專業名詞和數據,在腦海里一步步推導。

    草稿紙上寫滿了演算過程,黑色水筆的字跡蔓延開來。

    宋一帆和李杰毅早早交卷出了考場,不知道去干什么。

    她前面的座位一直空著,謝辭始終沒回來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二場考試結束的鈴聲打響。

    許呦收拾好東西,抱著書包準備起身走。

    到門口那,她稍微猶豫了一會。又折返回去,把那個人塞在抽屜里的外套拿出來。

    在食堂吃完晚飯,許呦抱著一堆東西回宿舍。

    寢室里只有李玲芳和廖月敏在討論題目,陳小不在。

    “回來啦呦呦,你下午考的怎么樣?”

    考完理綜,大家心情都輕松不少。李玲芳放下筆,問許呦:“你卷子做完了嗎,我感覺時間好緊,連檢查都沒來得及!

    一旁的廖月敏也附和,安慰道:“我們考場今天考完,好多人也在抱怨時間不夠用來著,別怕別怕!

    許呦把書包取下來放到一旁,對她們點點頭,“我也寫的很趕,沒關系的!

    事實上,她還有二十分鐘就做完了整張卷子。

    剩下時間全部用在發呆。

    拿著書復習了一會,許呦腦袋里始終想著下午的事情。

    心思不知道為什么很浮躁,總是動不動就走神。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從衣柜里取出睡衣去洗澡。

    洗完出來,她從桌上隨手拿了一本書,爬上床擰開臺燈,準備晾干頭發便睡覺。

    陳小睡在許呦對面的床鋪上,她還在用手機和朋友聊天,余光瞥到許呦也上床,隨口訝異道:“阿拆,你怎么今天睡這么早?”

    許呦跪在床上拍枕頭,輕輕嗯了一聲,回答說:“今天有點累了!

    “怎么了呀,看上去心事重重的!

    陳小以為她考差了心情不好,翻了個身,手撐著下巴搖晃腳丫,“一場考試而已,別太放在心上啦!

    “恩.....”

    許呦還在想明天怎么把衣服給謝辭,就聽到陳小問:

    “今天你們考場,是不是有人打架啊,好像鬧得還挺大的?”

    在下面泡腳的廖月敏抬頭,倒也不算太驚訝:“?是真的嗎,我剛剛好像也聽別人說了!

    陳小的八卦向來知道的最快,她點點頭,興致勃勃地繼續說:“好像是謝辭把我們班的付一瞬打了誒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應該是以前也有什么過節吧!

    陳小又翻了個身,打了個哈欠。

    這時候一直沒怎么說話的李玲芳卻突然出聲,“不會是因為邱青青吧.....”

    “和邱青青又有什么關系?”廖月敏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是說付一瞬喜歡她很久了么.....”

    “謝辭不是和邱青青早分了嗎!

    “說不定余情未了呢?”

    “自古帥哥的心都是留不住的!崩盍岱既滩蛔¢_口。

    陳小仿佛情感專家一樣,開始滔滔不絕地分析起來,“我覺得吧,像邱青青這種女生,長得那么好看,成績又好,指不定就真的能成為謝辭這種男生的真愛,然后就按照言情小說里面的虐戀情節發展,最后 !

    “問題是!绷卧旅羝婀值卣f,“邱青青這么多人追,也不一定看的上謝辭啊,其實年級帥哥也挺多的!

    陳小哼笑一聲,她看了看廖月敏問:“你認真的嗎?”

    沒人說話。

    寢室里就剩下陳小一個人的聲音,“聽我閨蜜說,謝辭他們家里搞房地產的,他爸爸還給我們學校捐過樓...”

    ....

    舍友的閑聊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許呦背靠著枕頭,默默把手里的書又翻過一頁。

    耳邊的討論話題,已經從謝辭打人,到他歷任的女朋友都有誰,家里多有錢,這種花邊軼事。

    她思緒有些飄移。

    眼前浮現謝辭那張總是懶散的,帶著壞壞笑意的臉,又想起從別人那里聽說的話。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