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事故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許呦極為平靜地看著他,“淫者見淫!

    謝辭被噎住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膽子挺大啊, 還跟我頂嘴?”

    他昂著下巴, 故意痞痞地, 伸出食指點點許呦的肩膀, “小同學, 怕不怕校霸揍你?”

    這個人肆無忌憚坐在地上, 渾身上下一種無賴強硬的氣質, 又帶有點童真。

    許呦差點被逗笑。

    遠處兩三個人聚在一起打趣。

    一個人脖子上掛著短毛巾, 手搭在宋一帆肩上, 小聲問:“噯,那個穿校服的女生, 辭哥女朋友?”

    眾所周知,謝辭人特別混,換女朋友跟玩兒似的。也許這次和他出去玩還是那個女生, 下次和他打球就看到又換成另一個。所以這次大家看到一副新面孔,仍舊是見怪不怪, 以為謝辭又換了個新的。

    只是這次的,比以往的,恩...看上去.....

    稍微樸素了那么一點。

    宋一帆笑:“追不追的上, 都還沒個準呢!

    “就阿辭這條件還用去追別人?”一個人訝異,不太信。

    另一個人也贊同似地附和:“對啊, 以前好像都是別人倒貼, 倒是沒怎么見過阿辭追女生!

    怪只怪他們這群人太年輕。

    宋一帆笑而不語, 想起上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, 他還和謝辭一起討論過追女生這種事。

    謝辭當時還在和高三一個女生談,是怎么說來著,哦對:

    談戀愛么,談談就算了,誰還用心啊。

    宋一帆問:“你喜歡被人倒追?”

    被問的人嗤了一聲。

    宋一帆又說:“我看你歷任女朋友都是倒追的你誒,以為你有這種癖好!

    其實和謝辭談過戀愛的女生,都會有一個感受:

    太累了。

    他花心也算不上,就是從來不愿意有任何付出,跟小孩似的有種天生的冷漠感。

    直到那個轉學生來了之后,宋一帆就覺得謝辭對她和別的女生有點不一樣。

    根據他的觀察,謝辭對女生,一般很少主動出手去調戲。在眾人面前,就算是和女朋友也只偶爾互動。但是對許呦,謝辭那真的叫一個窮追猛打,每次不把人欺負地狠了就絕對不收手?上гS呦反射弧太長,并不能理會這其中的特殊。

    還有人閑閑地站在一旁八卦討論。

    宋一帆過了會,才慢悠悠道:“謝辭要是喜歡誰,還輪得到別人倒追他?”

    話剛落音,籃球場內突然有女生失聲尖叫。

    一顆在半空中脫手的籃球,呼啦啦帶著迅疾的風聲,砸向籃球架。

    那兒有兩個人。

    許呦還沒反應過來,只看到謝辭一個快動作,把她撲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被那股極大的力氣帶翻,下意識閉上眼,頭磕在地上,咚地一聲。

    耳旁哐地一聲巨響。

    心跳被嚇地急速搏動,一驚一跳。

    她感覺身上的人被砸地一聲悶哼,撐在她耳邊的手臂一軟。

    籃球砸在人的身上,又被反彈回去,在地面上一下一下彈跳。

    過了兩三秒,被這場突發事故嚇傻的眾人才反應過來,紛紛圍上去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許呦呆呆愣愣地,還驚地沒完全回過神。

    嘈雜的人聲,和混亂的腳步聲里。

    有汗從他下巴滴落。

    謝辭按住她的肩,偏過頭,趴在她耳邊輕聲說:“別怕!

    ---

    當晚許呦躺在寢室的那張小床上,眼睛看著天花板,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    滿腦子都是謝辭被一群人攙扶著走遠的背影。他有沒有怎么樣。

    寢室還沒熄燈,舍友都上了床,在討論今天運動會的各種趣事,以及年級里的各種大大小小八卦。

    “誒,你們認不認識曾麒麟啊!币坏兰毤毜呐懫饋,是陳小。

    “曾麒麟?”廖月敏想了想,“好像知道,高三的吧?”

    “對,校隊的!标愋』卮,帶著一點神秘地語氣說:“我們學校好像前幾天和二中的人杠上了,過幾天曾麒麟估計會找人去二中堵他們!

    “我的天,什么事啊,我怎么一點都不知道?”廖月敏驚訝的聲音響起來。

    李玲芳和許呦一樣,對這種話題興致缺缺,還沒看小說來得有趣。所以寢室里一時間只剩下兩個人在一問一答。

    陳小分享著自己所知道的八卦:“具體為什么我也不是太清楚,反正我朋友就跟我說二中的人惹到曾麒麟他們了!

    “曾麒麟.....很厲害嗎?”

    陳小翻了個白眼,“你說呢!

    “我好像沒怎么聽別人說過啊!

    “那是人家低調啊,他家里有權有勢著呢,還是混過黑的!

    許呦不知道她們在說什么,一只耳朵進一只耳朵出,自己專心發著呆。

    八卦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于此同時,許呦放在枕下的手機輕輕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一條短信的提示音。

    其實她平時不怎么用手機的,都是鎖在柜子里,偶爾拿出來和父母小姨打電話。只不過今天運動會,答應了明天要和付雪梨出去玩,就拿出來方便聯系。

    她翻了個身,摸索到手機,拿到眼前。

    涼涼的金屬殼貼在掌心。

    許呦按亮屏幕,瞇著眼睛適應突然的強光。

    發短信的是一個陌生號碼。短信內容只有一個句號。

    許呦納悶了一會,她的手機號來臨市以后才辦。知道的也就親人和付雪梨,以前同學都沒來得及告知。這個陌生人又會是誰....

    正當她以為是誰誤發,準備關手機的時候,又一條短信過來,依舊是簡短的兩個字:

    【睡了?】

    突然,許呦心里有種預感,隱隱猜測到他是誰。

    仿佛和她心靈感應一般,陳小在旁邊說:

    “哦對了,謝辭你總該知道吧,曾麒麟是他哥哥!

    謝辭......

    許呦想問問他是誰,在發送信息欄里刪刪打打。還是忍住了。把手機收起來,放回枕邊。

    沒多久,又有叮叮叮的短信提示音傳來。

    第四次響起來的時候。許呦嘆口氣,抓過手機準備調成靜音。打開之后,她的手指還是一頓,不由自主點開信箱。

    那個人很是執著,又發來幾條:

    【你很囂張啊】

    【不理我】

    【?】

    連個標點符號都要單發一條,話費像不要錢似的。

    許呦無奈地搖搖頭,斟酌著字句,給他發回去:

    【謝辭嗎?】

    那邊幾乎是秒回:

    【不然呢?】

    許呦又是半晌想不出來話回他。

    手機卻在持續震動:

    【有沒有良心啊你這人】

    看到莫名的譴責,許呦摸不著頭腦。愣了下,她回:

    【我怎么了嗎?】

    這條短信被謝辭一收到,他讀完這幾個字的瞬間就忍不住笑起來。甚至可以想到許呦發這條短信時候的表情,有多么認真,多么正經,還有點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他忍俊不禁,單只手打字,拇指在鍵盤上飛:

    【你當然怎么了!

    許呦靜靜捏著手機,打開他的消息看,琢磨了小半會。

    也沒琢磨出什么來,就只覺得兩人對話太無聊了。她把手機收起來,準備睡覺。

    那邊卻不依不饒,打了個電話過來。

    電話鈴聲一響起,宿舍人的話頭都止住,朝許呦床上看。

    “誰呀阿拆,這么晚跟你打電話!标愋。

    許呦被這么一問,開始心虛起來,也沒看電話想直接掛斷。

    誰知一個不小心按錯了,那邊立刻傳來一聲——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猶豫了兩三秒,許呦從床上坐起來,把手機放在睡衣口袋里,摸索著爬下床。

    “是我哥哥!痹S呦硬著頭皮解釋,又干巴巴加了一句:“他應該剛剛下晚自習!

    陳小聊八卦聊著正開心呢,也沒發現她表情不自然,點點頭相信了。

    許呦拉開陽臺上玻璃窗的門,一個側身鉆過去。

    “喂?”她聲音小小的,被夜風一吹就散。

    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戲謔:“跟我偷情呢?還專門跑出來接電話!

    “那是因為不想吵到舍友!痹S呦忍不住反駁。

    深夜的校園,樹旁有暈黃的路燈。蟲鳴蟬叫,漫天的星光。

    遠處隱隱有不知名的混合花香飄來。

    許呦盯著某一點發呆。她本來就寡言,謝辭不說話,她更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呵!

    他在喉嚨里低低笑了兩聲,“喊兩句哥哥來聽!

    許呦知道他剛剛肯定聽見了,故意說的。她臉不由一紅,尷尬極了,“你不要老跟我開玩笑好不好!

    “沒啊!彼f,“我認真的!

    “你....”她皺著眉,沒搭理這茬,而是遲疑著,“沒事吧,下午被籃球砸了!

    謝辭答,“怎么沒事?老子可疼了,哪想到你這么沒良心,轉眼人都不見了!

    他感覺出許呦的內疚,更加得寸進尺,“你自己說,怎么賠償我!

    終于說回正事。

    “我給你買藥吧!痹S呦真心實意道。她剛剛憋了很久,都沒機會說出口。

    畢竟謝辭是為了給她擋球才被砸傷的。

    “我還差你這點錢?”

    許呦默然不語。

    過了片刻,他似乎毫不在意。漫不經心地說:

    ——“你把你抵給我吧,我什么都不缺,就缺個女朋友了!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