隨夢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她的小梨渦 > 17.運動會(含入v公告)

17.運動會(含入v公告)


小貼士:頁面上方閱讀記錄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,無需注冊   章節錯誤/點此舉報


    夜晚,臨街的一家私人小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老板是李杰毅姐姐,這里是他們常來消遣娛樂的地方。

    宋一帆踏著高腳凳,和其他幾個人邊喝酒邊劃拳。桌子有點小,拼了幾張,上面散亂倒著果汁和香檳、啤酒。

    小酒吧里沒太多客人,類似于清吧的感覺,有桌游,舞池里的小圓臺上,有一兩個人在彈吉他,唱慢歌。

    謝辭靠在沙發上坐著,剛剛碰了酒,有點上頭。他隨手拿了煙盒。腿架到茶幾上,抽出一支煙,無比嫻熟地咬在唇間。

    火苗舔上香煙,一點點明明滅滅的紅星亮起。

    李杰毅上完廁所回來,順勢在他身邊坐下,“煙癮挺大啊,不跟他們去玩,在這抽悶煙呢兄弟!

    “玩什么?”謝辭懶洋洋地,把掌心里的打火機隨手一拋。

    打火機在空中轉悠兩圈,沒落回他手里,咕嚕咕嚕滾到沙發一邊去。

    “你爸....”李杰毅剛問兩個字就止住了,抬眼。陳晶倚在謝辭旁邊落座。

    “你們聊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撥開落在胸前的頭發,傾身在小茶幾上找了一個小金橘。

    “這不剛說兩句您就來了么!崩罱芤汩_始低頭玩手機,指尖在鍵盤上噼里啪啦亂飛。

    陳晶倚仔細剝好橘子的外皮,掰下一瓣果肉,喂到謝辭嘴邊,“喏!

    她眼神有點媚,眼尾向上勾著,紅唇鮮艷欲滴。

    謝辭偏頭,打了個哈欠。拒絕的意思很明顯。

    陳晶倚笑笑,若無其事地放進自己口中,對著李杰毅搭話:“阿毅,聽別人說你又跟你女朋友分了?”

    “哎喲,姑奶奶,您別老喊我阿姨行不行!

    李杰毅有個外號叫阿姨,都是一群狐朋狗友阿毅阿毅地喊,最后故意升調喊出來的。反正他不喜歡誰喊他阿毅,也不喜歡阿姨這個外號。

    “又分了?”這回謝辭挑眉,抬眼看他。

    李杰毅和新歡在手機上聊地火熱,他隨口回了一句:“什么叫又分了,我換女朋友速度沒你快吧!

    他隨口打趣,順帶諷了謝辭一把。

    陳晶倚在旁邊笑,小腿輕輕上抬,蹭了蹭謝辭的腿,小聲問: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!

    “現在有女朋友嗎?”

    “沒啊!

    酒吧里冷氣很足,陳晶倚貼地緊了些。她吐氣幽蘭,附在謝辭耳邊:“我也沒有!

    謝辭腿交疊在一起,看上去挺安靜的。他指尖夾著燃到一半的煙,淡聲說:“那你找啊!

    “和你分手以后,我就沒喜歡的了!

    她遲疑著,這話半真半假,帶點挑逗和試探,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可惜當事人并不能理會這其中的小心思。

    謝辭微抬眼,跟她說:“我有喜歡的!

    李杰毅并沒注意到他們這兒的動靜,他翻了翻手機,找出來一個女生的圖片,遞到謝辭面前。

    “嘿嘿兄弟,看一看,長得怎么樣?”

    照片里的女生很清純,長發,一張白凈的娃娃臉,帶著黑色的美瞳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!边^了兩分鐘,謝辭問。

    李杰毅不懷好意地笑,“這高一的學妹,我朋友妹妹,我有聯系方式呢!

    “然后?”謝辭掃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李杰毅壞笑一聲,“正主咱沒本事追上.....恩?你懂嗎?”

    旁邊幾個人玩累了,紛紛來這邊休息。

    宋一帆灌了一大口冰的礦泉水,搶過李杰毅手機,嘴里喊著:“偷偷分享美女照片呢?給我看看,給我看看!

    他拿到手里,瞇著眼,仔細瞧了一會。

    越看,宋一帆眉頭皺的越緊。

    他轉過頭,頓了頓,猶豫地說:“這女的,怎么和我們班那個轉學來的女神學霸,長這么像.......”

    ---

    許呦從昨天半夜開始發燒,一直到凌晨三點,吃了點退燒藥才有些好轉。

    她躺在床上,沒什么力氣,頭腦昏沉,快到天亮才睡去。

    舍友走的時候弄醒了她。許呦摸出手機給老師發了個短信,請假半天。

    又渾渾噩噩睡了一會,許呦爬下床,去浴室洗了臉,換好校服。

    臨走前,她瞄了瞄鏡子里的自己。

    巴掌大的臉沾著水,沒有一絲血色。瞳仁烏黑,唇色極淡。

    病怏怏地。

    高二年級辦公室。

    許慧如正在批作業,旁邊冷不丁站了個人,她視線往旁邊一看。

    許呦用袖子捂著嘴,低低咳嗽兩聲,喊了一句:“老師!

    “哎喲,你不是病著呢嗎,跑這來干什么!痹S慧如停筆,把許呦拉到身前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要緊嗎?”

    許呦搖頭,對她說:“老師我燒已經退了,下午可以上課!

    許慧如內心稱贊這孩子聽話,簡直乖巧到讓人心疼。她拍拍許呦肩膀,“來辦公室找我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許呦低著頭,沉默了一會,才小聲說:“老師,我想換個位置!

    ---

    星期五是要放假的日子,學生們心情都很好。

    教室里打打鬧鬧,嬉笑聲不絕于耳。

    鄭曉琳幫許呦搬書,看她靜靜收拾東西,“大神,你真要去我那坐?”

    許呦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棒了,以后又能問你問題了!编崟粤招臐M意足,臉上綻開一朵花似地笑容。

    她坐在二組第一排。

    那是一個沒人想去的地方,一共兩個位置,都在老師眼皮子底下。

    這次月考成績出來后,鄭曉琳發揮地出奇好,更加激勵了她奮發學習的斗志。于是她主動要求一個人坐第一排。那個位置無疑是班上人最討厭的地方,上課除了聽講啥也不能干,所以鄭曉琳就只能一個人坐了。

    許呦蹲下身子,把抽屜的筆記本一樣樣拿出來。

    她的書已經搬到新座位上,在收拾最后一點零碎物品。

    沒多久,頭頂上方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:

    “——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謝辭剛剛打完籃球回來,手里還握著一瓶礦泉水。

    跟在他后面的宋一帆探出頭,有些詫異道:“喲喂,小許同學你這是要換座位?”

    這時候東西都收拾地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許呦把一堆零零散散的小東西抱在懷里,挎上書包。

    她低頭,躲避他們的打量,“不好意思了,我眼睛有點近視,要去前面坐!

    理由很敷衍,擺明了不想坐這里而已。

    謝辭半只手插兜,腳橫跨過道上架著,動也不動。面無表情攔住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他雖然靜靜地不說一句話,周遭的空氣卻要凝固住了似的,連宋一帆都不敢再嬉皮笑臉。

    這是他發火的前兆。

    許呦沉默了一會。

    她從小到大都乖乖地,沒惹過別人生氣。這次公然這樣換位置的行為,讓謝辭或多或少有些難堪。許呦內心知道她的行為不對,也有點愧疚。

    可是她也不能繼續坐在這里和他當同桌。比起和同學處好關系更重要的,是學習成績。

    也是父母一直重視的。她并不能任性。

    周圍都是嘈雜的說話聲,許呦蒼白著臉,安安靜靜站在那。

    外面的陽光從玻璃窗里投進教室。打在身側,顯得她柔軟又脆弱。

    兩個人無聲對峙。

    宋一帆望著那抹纖細的身影,忍不住撞了撞謝辭,想讓他差不多得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心里總有種直覺,看兄弟這幅樣子,也說不清楚。反正可能以后,就這么認栽在這個女生身上了也說不準。

    謝辭依舊毫無反應,就盯著面前的人看。

    許呦騰出一只手,慢吞吞地伸進外套口袋,摸索出一個東西。

    一顆旺仔牛奶糖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,是能讓人心情變好的東西。

    許呦猜測他不會伸手接。于是把懷里抱著的零零散散東西擱到一邊。

    仍舊低著頭,去牽謝辭的手。

    謝辭頭一回沒逗她,靜靜地看著她的動作。低下眼睛,任由自己的手被人輕輕抓住。

    “謝辭!

    許呦平靜地喊出他名字,松開五指,讓糖滾到他攤開的手心上。第一次心平氣和跟他講話:“對不起了,能讓我過去嗎?”

    很多年以后,有人問謝辭,當初許呦那種乖乖女,是怎么把你這種橫行霸道多年,浪天浪地的混蛋收服的。

    大佬思索了很久,慢悠悠地說:“可簡單了!

    還不夠簡單嗎?

    一顆糖,一句話。

    足以讓他潰不成軍。

    所有的。

    謝辭被她那么看著,手里被一顆糖咯著,心里暗暗罵了一聲操。

    “謝辭?”她又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被她這么柔柔地一遍遍叫名字,終究抵擋不住,雙腿跨開讓出過道的位置。

    許呦心里松了口氣。她沒再多耽擱,把東西拿在懷里,越過他準備去前面的座位。

    經過他身邊的時候,她的胳膊被拽住。

    許呦沒掙扎,停下腳步看他。

    “一顆糖就想賄賂我?”

    “許呦?”

    謝辭聲音低,有點笑。像是反復咀嚼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許呦不知道他在想什么,就靜靜聽他講。

    這個人真奇怪。

    笑得時候像孩子,冷得時候像個謎。

    脾氣也陰晴不定。像一個擁有少女心的憂郁大佬。

    “你還要答應我件事!彼呀浕謴统赏敉媸啦还У貥幼,閑淡地說。

    她沒再拒絕,乖乖地‘好’。

    ---

    少了謝辭的折騰,許呦的生活總算恢復平靜。

    每天三點一線,食堂、教室、寢室。除了睡覺就是學習,時間過得也快。轉眼就到了一中秋季運動會。高一高二一起舉辦,每個班在看臺上劃分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許呦那段時間生病,沒報項目,就閑下來無所事事。

    早上是開幕式,下午才有比賽。

    她睡完午覺,拿了一本散文書,帶著自己的水杯到操場邊的看臺上坐好。

    運動會期間,晚上有文藝晚會。一中管得很松,很多學生會翻學校圍欄出去玩。

    就比如現在。許呦坐的地方,只有零零落落幾個人。其他同學不見蹤影。

    九班學生有多混,一場運動會體現地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擋住太陽光,眺望了操場一眼。跑道上有學生彎著腰已經開始熱身。

    被煦風吹著,也很愜意。是她難得放松的時刻。

    許呦收回目光,低下頭,一頁頁翻著手上的書,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操場上的廣播放起來,偶爾有槍聲砰砰砰響。

    “許呦!小可愛!”

    許呦正看著書,仿佛聽到有人在叫自己。她懵然抬頭。

    付雪梨站在看臺底下。她已經換了身衣服,粉白色的小裙子,有點跟的涼鞋。她帶著墨鏡對許呦招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許呦跑到欄桿那,雙手搭在上面和付雪梨講話。

    付雪梨仰頭,手放在唇邊坐喇叭狀,“你先下來,下來了我再跟你講!

    許呦還以為她有急事,點點頭,就從旁邊的樓梯順著跑下去。手里拿著書,一個轉身。

    頭一抬,看到迎面走來一群人。

    謝辭打頭,懶洋洋和身邊的人男生說著話,沒看這邊。他今天照樣沒穿校服,短短的黑發有點凌亂。袖子松松卷起,外套拉鏈也不拉好。

    里面的男生一個個都是吊兒郎當的模樣,往籃球場的方向去。

    那一群浩浩蕩蕩的人經過,引起許呦身邊人的低聲議論。

    “這是高二的男生?”

    “對啊,快看快看,那個穿藍白色外套的男生!

    “看到了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跟你說的謝辭啊,怎么樣,很帥吧!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年級老大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說的玩玩的吧,不過應該認識很多人就是了....”

    “長得蠻好看的,比校草都帥,就是有點兇聽說.....”

    許呦背貼著墻,看著謝辭走遠了,才往另一個方向跑去找付雪梨。

    “雪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付雪梨正在玩,看到許呦終于來了,她吐口氣,摘掉墨鏡。

    “呦呦,拜托你個事啦!备堆├孢f了個黑色手機給許呦,“幫我過半個小時之后給謝辭,他在籃球場!

    許呦出手去接,后知后覺地反應過來:“?給他...”

    付雪梨嘆口氣,拍拍她的肩膀,“我現在有點事,麻煩你了!

    走之前,她又想到什么似得,轉頭沖留在原地的許呦喊:“明天穿好看一點啊,帶你出去玩!

    ---

    許呦不太想去找那群人,但是好友拜托,她也不好拒絕。

    盡管是運動會,籃球場這的人氣一點都沒減。

    男生在場上揮灑汗水,球被拍得咚咚咚響,場下有一些女生圍著尖叫。

    許呦稍微有點近視,分不清那幾波打籃球的,只能走進了才能看清楚。

    在這一群人里,穿著藍白校服穿梭的她,還算是有點顯眼。

    她正想著,謝辭他們是不是沒打籃球,翻出校門去玩了...

    耳邊就有人喊她名字。

    是宋一帆。

    他剛剛下場,跑來許呦身邊,渾身汗水淋漓,擦了一把汗笑嘻嘻地問:“來找阿辭?”

    許呦看清來人,心里暗暗松口氣,點點頭把手機遞過去,“哦,對,我來給個東西,你能幫我給他嗎?”

    哪想宋一帆立馬擺手拒絕,毫不避諱地說:“別別別,這個你要我來給,我手都要被掰折了!

    他手指向一個方向,對她說:“阿辭還在打球,你先等等!

    男生打球,許呦向來不懂。就看著他們在場上兩邊跑,投球。

    好脾氣等了一會,人群中起了喝彩。某個人投進三分球。

    謝辭終于肯下場,三四個女生圍過去,給他送水遞毛巾。

    他全都拒絕了,扯起籃球衣的下擺,隨意往臉上抹汗,往籃球架那走。

    勁瘦的腰線隨動作起伏露出。

    許呦等人稍微散了,才走過去。

    謝辭背靠籃球架一邊,大大咧咧坐在地上。喉結上下滑動,仰頭正在灌水。

    他眼角余光看到許呦靠近。

    離他有兩米的距離停下。

    她安安靜靜等他喝完水。

    謝辭眼睛直勾勾盯著許呦,喝完的水瓶放在手里捏扁,丟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的東西!痹S呦往前走了兩步,把手里東西遞過去。

    謝辭上衣的兩邊袖子全部刷到肩胛骨以上,單手搭在曲起的膝蓋上,就這么看她。

    他坐,她站。這個姿勢不太好。

    許呦猶豫了一會,蹲下身子,和他視線平齊,“給你!

    謝辭臉上全是汗,睫毛也被打濕,沒了往常懶洋洋的樣子。

    因為沒上課,她的頭發隨意扎著,衣領口處,白皙的脖頸纏繞著一根細細的紅線。

    汗水從緊繃的頸線流下,他眼睛里有幽暗的光。

    “許呦!敝x辭喊她名字,有點啞,接過她手里的手機。

    許呦‘恩’了一聲。

    他說:“你別故意勾引我?”

    《她的小梨渦》隨夢小說網全文字更新,牢記網址:www.540460.tw


溫馨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書目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
隨機推薦:

江苏11选5直5遗漏